鼎鼎彩票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鼎鼎彩票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9-21 12:00:4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鉴于金斯伯格在奥巴马任内撑着不退(她是克林顿总统提名的,想在希拉里当总统时退休,好“让女总统任命女法官”,结果让特朗普捡了便宜)的教训,同样年过八旬的自由派大法官斯蒂芬·布雷耶,在拜登任内主动隐退,是值得期待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值得一提的是,100多年前的美国总统塔夫脱,在卸任总统8年后,又去当了最高法院的首席大法官,干了9年才退休——他喜欢当法官,胜过当总统。耶鲁大学对美国最高法院有深厚影响,不能不说跟这位总统校友有关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玩笑归玩笑,特朗普任期还剩120多天,而本届国会的任期将在明年初更早结束,他还能顺利推动提名通过吗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除了有“法官的法官”之美誉和“臭名昭著的RBG”之诽谤,金斯伯格还以定期锻炼(做俯卧撑等)和“顽固地拒绝错过口头辩论”而闻名——她甚至在病房里,通过电话会议参加最高法院的口头辩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且在大选后,最高法院预计将第三次审理是否要推翻“奥巴马医改”。2012年,首席大法官罗伯茨曾帮助自由派以5:4维持了该法;如果再加一名保守派法官进来,表决结果很可能逆转。对保守派选民来说,那将是一个激动人心的时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就现在的最高院大法官来说,哈佛法学院毕业的是4人(包括保守派的戈萨奇,他与奥巴马同时就读于哈佛法学院,但1991年奥巴马获得“极优等”法律博士学位,同年戈萨奇只获得“第三优等”荣誉,多年后到牛津大学才拿到博士学位),耶鲁法学院毕业的也是4人,刚好打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特朗普这次再提名大法官人选,不排除选择一个不那么极端保守的人,甚至是一个政见相对模糊的女性联邦法官,以便在国会明年初换届前(也就是今年年底之前),尚在共和党控制下的参议院能快速批准。那样的话,日后这个新的大法官也存在蜕变为自由派的可能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几天后,刚被告知金斯伯格去世时,特朗普对记者说:“哇,我不知道。”“无论您是否同意,她都是一位了不起的女人,过着惊人的生活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麦康奈尔则否认双重标准,认为2020年共和党同时控制白宫和参议院,与2016年民主党仅控制白宫不同。“自1880年代以来,没有任何参议院在总统选举年,确认过对立政党总统所提名的最高法院候选人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算上刚去世的金斯伯格(她先在哈佛法学院就读,后为照顾丈夫转到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,并以第一名毕业),哈佛则以5人比4人打败耶鲁——这个比例,跟今年6月最高法院裁定“路易斯安那州限制女性堕胎的法律违宪”的票数一样,只不过戈萨奇和索托马约尔分别是哈佛和耶鲁法学院的异类,才使得这场判决没有简单地按学校来划线。